『 学习宇宙第一大,给我不垫底逆袭的机会吧世界』
 2018-11-13
 2018-02-20
从头再来巅峰辉煌 前进的路上有你在身旁十年热血写信仰 荣耀永不散场 我遇见你太晚,但依然庆幸遇见我爱上你太快,但依旧热血难凉祝福你的荣耀,唯愿你终获所求 叶修,虽然迟了,生日快乐
 2017-05-17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只待你归,此生无悔。——致张起灵。
 2015-08-17

【萝莉婶的日常】人设(修改版)~

萝莉型孩子,完全是lo主(身高)的翻版。 也因此很苏、很苏、很苏! 苏的我自己都有点不太好了...... 一开始的出刀顺序是和lo主一样的,后面嘛...反正要写苏,就表在意了╮(╯▽╰)╭ 顺便欢迎大家来点cp(仅限刀×主cp) 顺便lo主格式死...OTZ ----------------------------------------------------------------------------- 姓名:银(代号也是这个) 性别:女 年龄:15(外表看上去完全不像) 身高:146cm 体重:32KG 种族:人?(其实已经类似神明了,有自诞生(前前前...世)以来所有的记忆) 生日:11/7(天蝎座) 兴趣(嗜好):甜食、把敌人一脚踹回去(...) 讨厌:任何哪怕一点的辣,被丢下不管,被骗 外貌特征:娃娃脸,眼瞳发色都是棕红色(动用神力时会恢复成血红)。长相很像小孩子,但意外的还收有点身材的,长发拖地(实际上留头发是有原因的),很白(她的运气很奇怪)。因为现世的哥哥(后来是刀剑们)的兴趣问题有一堆可爱粉嫩的衣服,自己实际上喜欢简单的衣服。不穿高跟鞋(厚底鞋)就不出门。一般不带遮脸的东西,因为一个人就能摆平五个本丸的满级刀,所以很可靠(?)。 性格特征:性格理有一点傲娇因素,但一般不会提要求,基本上不麻烦人也不粘人,实际上只是怕被丢下被讨厌,总会有怕寂寞又不说的举动,是把一切都闷在心里的类型(咦,我好像看到了谁也是...)。一旦信任谁就变成任性小鬼甘坊,会竭尽全力支撑别人,却经常忘记自己的极限...实际上还天然黑(-_-|||),毒舌,隐性抖S,可以自在的调节自己的存在感,随时回房避难-_-||| 脸相关:说不准到底是什么脸...只要出起一种刀种就没完,无论里面有老人还是狗还是小学生(与lo主我真心一模一样,最近在狂出大太...)...... 战斗力(?):很强、很强、很强!毕竟已经算是神明,而且因为各种原因(?)战斗经验丰富,一手单手折大太空手夺白刃炉火纯青...但在战场上都是只跟着不出手,托她的福刀剑男士们从未出现重伤以及断刀情况。 ----------------------------------------------------------------------------- 私设: 1、一把刀在被召唤出人型后,除非断刀,其他后来的相同刀就只能维持刀的形态。 2、所有刀包括短刀小学生都比我家婶婶高...(这只是lo主的私心)(所以本丸在到了大家都和睦的时期经常有短刀拐卖萝莉扛着主上的情况) 3、除初始刀外所有刀都是从150开始长大的(那个lv.1刀们会年幼化的梗),直到长到人设那般为止。 4、审神者的灵力决定本丸的大小装饰,灵力会随着审神者出征而精进。 5、万屋的看板男(?)有时是我婶的哥(!) 6、刀匠不是精灵,是大叔... 如果还有就再来添好了╮(╯▽╰)╭ ----------------------------------------------------------------------------- 这个系列想必苏到死,请慎入,请轻拍,请勿殴打lo主~(~ ̄▽ ̄)~
 2015-07-25

期末rpQAQ 刀剑乱舞 20+粉点文

真的很抱歉,高一狗只会失踪失踪再失踪…… 土下座! 如题所以有了这个点文…… 我被九科虐成dog 只写甜的! 只写甜的! 只写甜的! 被期末虐够了,两天后考完就更,女婶婶人设也会放上来。 我要写一个矮女孩有刀疼(dao)闯(chu)天(re)下(shi)的系列! 先来个段子: 女孩对面做了个变…哦不,笑面青江。 “大将你知道男人的浪漫是什么吗?(^_^)” 看着他不怀好意的笑,女孩果断举手—— “紧急拔刀!!!” “?!!!” 于是青江被一群护主心切的刀郎消灭了(^_^) end 以上 可点刀×主cp,可点甜梗,还可点all吴邪…… 实际上催文也可以的……(默默看主页) 最后, 请赐我考好期末的rp!
 2015-07-05

【 开学攒人品 】 吴邪变小了

苦逼的高中党开学了〒_〒 有崩坏注意 我会加油写完的... 格式已死〒_〒 ————————————————————————————— 小哥上一秒还在为解雨臣有吴邪家门钥匙而不爽,这一秒却无比庆幸开门的不是他。 目测四五岁的男孩应该是听到脚步声而站在门后,却被突然打开的屋门给撞倒了。一双褐色的大眼水汪汪的,让门外站着的三个男人心头如遭重击(什么鬼?)。 男孩带褐的黑发清爽又柔顺,皮肤白皙有健康的光泽,脸蛋更是和吴邪一摸一样,当然因为年龄问题幼齿了许多。 那么,问题来了╮(╯▽╰)╭ 众所周知,二十几岁的吴小三爷未娶未嫁(?),更是家中独子,表兄弟都不带有的,这孩子到底是从哪来的?他是谁? 当男人们问出这个问题后,小男孩带着哭腔的声音给了他们又一重击——“我叫...吴邪。” ————————————————————————————— 面对这个诡异的情况,就算强悍如斗王·闷死人不偿命·张,也不得不承认他招架不住了。 小小的吴邪不敢接近一脸猥琐相的黑眼镜,窝在了解小花的身边,令解雨臣体会了一把“青梅竹马的特权”。 “现在怎么办?他还变得回来么?”小花轻抚着孩子的一头软毛,压下音量问了问边上想伸手又怕被拒绝一脸痴汉相的两只吴邪控(那你呢←_←)。 “我去查!” 两只痴汉难得的动作统一,抄起家伙就直奔大门。 “连调查都没有,查个头?!回来!” 看着被吓得够呛的吴邪,解·同样是痴汉·雨臣,发飙了… “……这个…” “?” “我清醒之后就发现手上有这张纸……Q_Q” 小吴邪瑟瑟发抖地把攥在手里的纸张递到了三个人面前。 “小爷我查古籍时出了点意外,不过对身体没什么影响。就是…你们应该也看见了,会变成小孩。大概也就持续个三天,没什么大事,时候到了自然就变回来了。这三天里别欺负小孩!更别想…你们要是做了点什么,就都别想睡床啦!!!╰_╯” 看着熟悉的瘦金体,三只痴汉松了口气,看着边上坐累了开始昏昏欲睡的小吴邪,眼里不约而同的放出了狼光。 “你们两个看什么看,我要带他去睡了,别吵着他!”大花近水楼台先得月,一把抱起孩子的小身板。
 2015-03-07
你若依旧,生死无惧。 最深沉的爱,莫过于在你离开以后,我将自己活成了你的样子。 他变了,变成了一个原本自己唾弃的样子,只为了活着,等到他归来。
 2015-02-23

花邪小段子

看漫画抽出来的脑洞……ooc…我这回就和它对上了!伪be,姑且是he,虐,慎!————————————————————“你说过娶我的。”就只是这句话,竟然就真的能支撑了一生里那么多的痛苦。“我解雨臣这辈子没许过几个诺,更别提誓言。”他的眼角是艳丽的殷红,带的却不是戏台上的笑意,“可我偏偏就只应下了你一个誓,许给你一生。”那眼角眉梢的艳红落了下来,像是极妍的,心口的一滴泪。既然许了你一生便守你一辈子既然一辈子都守了自然愿为你死没什么伤心也不再不甘因为无论你前路如何你再也忘不了我了“吴邪哥哥……”————————————————————————他还是回来了,然后,吴邪也是一样忘不了他。“你是病人吗?!伤员有精神骚扰辛辛苦苦守了你三天的人吗?!”“给我抱抱嘛,吴邪哥哥~”“唔……”吴邪只得又坐回床边。再然后他也许了他一生只不过前提是活的好好的
 2015-02-20

第一次发文+新年贺 花火

初。别以为被烟花映红的石板就是暖的。这是吴邪在这个除夕最大的“收获”。当然也不是说他下斗折腾找瓶子(?)弄得连常识都没有了,只是忽然就想坐坐而已——在自己的小店过年已经久违了。然后,就干了这么一件让他“老脸”一红的傻事。瓶邪正在自己羞愧得吴邪恨不得找个斗(?)钻进去的时候,两根奇长的手指勾住了他的衣领,带着南方冬季的温润寒气,一下子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哎呀,你手怎么这么冷!”吴小佛爷也忘了自己刚才近乎小孩子气的行为,一下把张起灵收回的手攥了过去。“没事…”“ 真是…这可是冬天,虽说是靠了点南,你也别这么冻自己啊,又不是长白山…… ”那个闷油瓶的手反握了回去,轻轻地捏了捏手心里热乎乎的那双手,回了个让吴邪脸红的笑。花邪两个人才踏进店面的门槛,张起灵就被一道粉红的身影拖进了二层的厨房,然后闪回吴邪身边,一把揽上那挺拔的腰身。“吴邪哥哥~你怎么也不看看人家布置的屋子,就知道带着个瓶子往外跑……”“打住打住!正常点说话。手,往哪伸哪!”扯出在腰眼让自己腿发软的手,吴邪又在那上边拧上一把,才走向楼梯。“难得过个一起的年,不是想你了么。”解雨臣跟了上去,回了吴邪一句。“才到也不消停,飞机飞过来不累吗?”“心疼了?”“是是是…赶快去坐会儿…唔!”他被解雨臣的吻截断了话。黑邪“小佛爷可难得下回厨,今天晚上…花儿爷,偷跑可不道德。”接着,黑瞎子的手就伸向了吴邪的胸口。然后,他被打手了。“你们一个一个都是高中毕业的小伙子吗?!”“小邪越来越女王了…”“我听得见!”“我也这么想……”也就是一回头的事, 吴邪耳朵上就染上了黑瞎子的气息,还有一点红晕。“谁女王啊…”吴邪也失了反驳的力气,干脆倚在黑瞎子身上,听见鞭炮开始哄响,开了电视。“吴小佛爷也看春晚?”“终于在有电视的地方过年了啊…”黑瞎子拍了拍吴邪的肩,“吃饭喽~”END————————————————————————————写的不好,还请见谅,occ神马的,看在新年的份上,饶了我吧~
 2015-02-18
©Copyright 银夜葬|Powered by LOFTER